2018年出国劳务打工新趋势——护士出国
日期:2017-11-08 浏览

语言和技术成为门槛

“希望新加坡医院的英文面试不会太难。”在山东省青岛市某医院工作6年的姜晓燕表示。此前她在浏览中国护士网时,无意间看到有护士出国工作的机会。为了准备相关考核,姜晓燕特地报名网络培训班突击复习了3个月的英语,但在到达考场后仍忐忑不安。

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,中国卫生部就通过组织部门医院以进修为目的将少数护士外派出国。进入21世纪后,派遣方式多转为由商业中介进行操作。目前护士出国(出口)仍属劳务外派范围,但形式也包括留学。作为国内目前最大的中介机构,山东省外派护士培训基地从2004年至今已向新加坡近10所政府医院派遣了300多名护士。

在看完新加坡方面雇主播放的医院介绍视频后,姜晓燕感到耳目一新。“新加坡新建的医院都采用电子病历,护士照顾病人床位少,工作细分明确。”不同颜色的护士服让她意识到,自己将来出国工作的内容应该和国内有所不同。当天下午进行的面试进一步印证了这一点。“对于一些专业护理问题,思维方式的不同是我们与新加坡方面最大的差异吧。”她表示,由于国内护士毕业后,不论学历如何均采用相同的临床实践,使得她对自己报考的新加坡助理护士的工作重点并不清晰。

通过面试和笔试(即新加坡护士证考试)后,这批中国护士们还需在新加坡参加6个月实习培训,因此该基地培训部副部长纪宁对医护系统的差异并不担心,“对于部分国家要求招收有经验的护士来说,国内护士的英语水平是最大的挑战。”

目前来说,医护技术和英语水平已经成为中国护士出国两大难题。据统计,最终通过各项考试迈出国门人数大约为报名人数的1/4,其主要原因还是英文能力。此次为期2天的面试和笔试结束后,新加坡方面雇主也表达了对应聘者们英语强化练习的要求,在面试中落榜的4名护士的“致命伤”也集中在英语发音和听力方面。

但相比英国、澳大利亚、加拿大、新西兰等英联邦国家,新加坡的英文要求并不算高,“大部分英联邦国家需要雅思听说读写4项7分的英语水平,这对于大部分仅有中专学历的中国护士来说,难度太大”,山东省外派护士培训基地的相关负责人表示,从目前该基地的护士外派情况来看,2012年仅有5名成功前往以上英联邦国家,占总人数的0.005%。

而对于德国、日本这样的小语种国家来说,更需要中国应届毕业生护士,“刚从学校毕业语言方面的学习能力相对来说更好,这样学习小语种更容易”。除了部分有基础的护士,大部分外派人员一般需要经过8个月的语言培训才能上岗。

移民跳板蔚为艰难

“请问向新加坡移民难么?”在上述面试前的介绍会上,来自陕西西安的修圆圆(音译)是其中较为活泼的面试者。医院的基本介绍还未结束,她便着急地问道。作为有着多年海外招收经验的医院讲解人,早已准备好这个必答题。他翻到PPT的后面几页,解释起目前在新加坡拿到绿卡和永久居住权的种种条件和方式。

事实上,在国内百余所护士出国的中介机构广告中,“移民”一词几乎成为统一的宣传标语。尤其是在2005-2007年前后,办理中国护士前往美国、新西兰工作的各大中介机构更是将此无限放大。但据业内人士介绍,就近5年中国护士出国后的选择来看,80%的人选择回国。

“从目前来看,中国护士派遣量最大的目的地还是新加坡,其次为沙特阿拉伯联合王国。”据介绍,新加坡10所政府医院每年都会来中国各大城市招聘数次,预计2014年该国对中国护士“进口”人数在500~1000人。孙美岩曾在沙特阿玛那医院和沙特-德国医院做了7年护工,据其推算,沙特在最近3年平均每年招收中国护士约400人。但从这两个国家的移民政策来看,新加坡近年来移民政策趋向紧缩,沙特也并不在移民国家之列。

而在英国、美国、日本、德国等已经步入老龄化社会的发达国家,接收中国护士的政策一向趋于谨慎,更不用说护士移民。据悉,2003-2006年中国以留学签证出国进入英国养老机构做护士或护工的人数约为100多人。但从2005年开始,根据英国卫生部与中国商务部重新签订的《中英护士招聘协定》,英国医疗机构可以与中国10家中介机构进行护士招聘合作。但协议强调,英国不允许从中国直接招聘护士。据业内人士透露,由于英国政府对签证政策做了调整,这扇大门对中国护士几乎关闭。

受到金融危机影响,美国移民局在2009年12月31日停止引进海外护士工作。“虽然接下来也有放开的可能性,但是对于每年只招收500名外籍护士的名额限制,相比菲律宾、印度这样以英语为主的亚洲国家,中国护士并不具备竞争力。”而对于日本、德国,中国护士外派与其合作时间较晚,均在2011-2012年,因而鲜有护士移民先例。

“确有将新加坡和沙特作为移民跳板,而后来在新西兰、澳大利亚等国家工作并拿到移民的,但实属少数。”孙美岩表示,由于海外风俗文化、饮食习惯差异和个人家庭等种种问题,2012年她最终选择回国。

护理危机将波及中国?

近五年来,沙特护理危机导致的对外国护士的需求数量平均为每年5万~6万人次。相比2005年,前往沙特工作的中国护士人数增加了一倍。但与菲律宾护士占有沙特70%的护工人数相比,中国和印度的护工人数仅占8%~10%。

作为世界上老龄化程度最高的国家之一,德国也面临护理危机带来的严重考验。据德国联邦统计局的数据显示,德国1/3人口超过60岁,该国护理危机所需要的整个护理行业从业人数高达90万人,其数量已经超过德国汽车工业雇佣人数总和。

2013年1月,德国之声一则关于《德国老人院引进中国护士》的报道抢人眼球。自2012年开始,德国首次为中国护士提供全额奖学金赴该国就业。目前该项目的首批30人正在山东省护士基地接受德语训练,预计将于今年7月份赴德。而第二批招生也已经进入尾声。

与此同时也有声音指出,护理危机作为一项全球问题,不仅出现在老龄化的发达国家,也存在于中国。2010年来自世界银行的报告指出,中国平均医生护士人数比例为1:1.16,低于世界平均标准的1:2。在缺少护士的情况下,中国还会继续外派护士吗?

对此,山东省外派护士培训基地总监王祝文却不以为然。他表示,80%外派护士之后选择回国,实际上也促进中国的医护水平提高。但需要指出的是,大部分回国继续从事护理职业的护士一般就职于外资医院,并非国内政府或私立医院。据孙美岩介绍,“外资医院的待遇一般为国内政府医院或私立医院的2倍以上,而且医疗系统也与国外更为接近。”

多位护士向《凤凰周刊》记者表示,虽然在国内的工作经验已有5年左右,但是工资仍为每月2500~3000元。此外,工作条件差和社会地位低也让不少面试者对国内工作感到力不从心。2006年,美国华盛顿大学医学院健康行政项目执行主任Zhiwu Zack Fang《中国在全球护士移民中的潜力》一文中指出,一项调查发现,在中国仅有58%的护士表示对其工作“相对满意”或“满意”。“缺乏就业机会、低薪、低工作满意度,致使中国在未来很有可能成为为发达国家提供护士的重要来源。”

世界银行发表的数据是否可靠,护理危机是否已经波及中国?仍有待进一步论证。就中国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的数据看来,目前中国距离正式进入老龄化社会的时间约为20年。这条必经之路上,中国护士外派势必带来更深远的影响。